首页 | 岭南动态 | 岭南精品 | 名家言论 | 文博政策 | 岭南百科 | 文博百科 | 教育培训 | 网上留言  岭南大讲坛 专题
网站首页 > 名家言论 > 大遗址的展示和保护何去何从?
大遗址的展示和保护何去何从?
2009-7-7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浏览:2502

[字体: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大遗址的展示和保护何去何从?
  修建遗址公园是良方?
  史前的半坡、姜寨、良渚……夏商时期的二里头、偃师商城……秦汉以来的秦始皇陵、汉长安城、隋唐洛阳城……这些遗址上的考古发现,都曾轰动一时。“但有些往往不能公开地、长期地展示给普通民众。即便是现在生活在遗址上的居民,甚至也并不知道本遗址的真实面貌,更遑论远离遗址的人们!因此,这些在学术界耳熟能详的遗址,只是少数人面对、观摩,这是一个文化资源浪费。”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杜金鹏教授道出了大遗址目前面临的尴尬。
  面对这种尴尬,大遗址的展示和保护何去何从? 
  大遗址——
  历史与现实的对话
  有考古专家这样解释大遗址——大遗址是指大型古文化遗址,由遗存及其相关环境组成。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已公布的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约1/4是大遗址,其中一部分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大遗址对于考古学、历史学等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而言,其价值极为清晰。“大遗址不仅是一个城市、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历史的实物见证,同时也构建起了今天与历史的联系,构成了一个城市、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历史的厚度。”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吕舟教授说。这种与文明发展的关联,这种历史的厚重感使得这些城市或地区有可能通过展示深厚的历史、展示古老文明的成就,形成一种独特的城市性格,形成人们对城市的认同感或城市的凝聚力,有利于当今城市的建设和发展。
  “我们对大遗址有个逐步认识的过程。比如相比初现端倪时,良渚遗址通过多年的发掘,遗址点已有增加。因此在最初我们必须把保护的范围扩大一些。”著名考古学家严文明说。
  但对于公众来说,理解和认识这种价值存在一定困难,比如大遗址保护与民生改善之间的矛盾仍然存在,此外,因城市化、工业化和房地产开发等因素破坏遗址的现象时有发生,因此,遗址区的保护面临阻力。
  遗址公园——
  保护大遗址的良方?
  如何保护大遗址?良方是什么?
  “考古遗址公园是中国大遗址保护实践与国际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相结合的产物……”这是近日闭幕的“大遗址保护良渚论坛”上所达成的《良渚共识》的内容。媒体则将考古遗址公园评价为“能够有效缓解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化进程之间的矛盾,是中国现阶段保护大遗址的良方”。
  就在《良渚共识》发布的前一天,良渚国家遗址公园启动仪式在浙江良渚莫角山遗址现场举行。当地政府承诺,建成后,原住民将参与该遗址公园的导游、保洁等工作,并为旅游提供配套服务。据记者了解,良渚国家遗址公园将良渚古城、莫角山等良渚文化遗址有机连接,通过遗址现场的剖面展示、复原展示等形式,将形成一个点线面结合的良渚文化认知体系。
  这标志着“重科学、重投入、重持续、重民生”的大遗址保护利用“良渚模式”进入实践阶段,为中国遗址保护提供了有益探索。
  “通过建设考古遗址公园,可以有效抵御城市建设对遗址的蚕食,科学保护、净化、美化遗址环境,最终实现遗址资源全民共享、传承后人的目标。”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表示。
  以大明宫遗址公园为例,实施了棚户区的拆迁工程后,3.2平方公里的遗址区被全部腾空,接下来的考古、保护和展示工作如同在一张白纸上铺开,无需做出任何避让。“遗址保护工作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这在多年前还是我们当地文物工作者的奢望,如今已借助考古遗址公园的设想变为现实。”西安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说。
  其实,遗址公园这一概念正式进入中国文化遗产保护领域,始于2000年国家文物局批复的《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此后,又相继批准了秦始皇陵遗址公园和大明宫遗址公园的建设。目前,中国已初步建成了集安高句丽遗址公园、安阳殷墟遗址公园等,西安大明宫遗址公园、隋唐洛阳城遗址公园和良渚遗址公园也正在筹建中。
  考古遗址公园——
  不是游乐园
  “让大遗址如公园般美丽!但考古遗址公园不是建于遗址上的主题公园,不是建筑师竞技的舞台,这里的主角只有一个,就是遗址。同时考古遗址公园也不是游乐园,不是普通的旅游景点。”单霁翔强调,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要避免一哄而上、一劳永逸。
  中国的大遗址以土遗址为主,本体脆弱,残损严重,考古研究工作本身就极为艰难。“如果在依据不足,调查不深入,研究不透彻、论证不充分的情况下匆忙建成的遗址公园,对于遗址产生的不利后果难以想象。”单霁翔提出了自己的担心。
  他同时表示:“建设考古遗址公园是当前形势下我国大遗址保护的一条有效途径,但并非唯一出路。”
  “从被动的抢救性保护到主动的规划性保护,从‘打补丁式’的局部保护到着眼于遗址规模和格局的全面保护,从单纯的本体保护到涵盖遗址环境的综合性保护,从‘画地为牢式’的封闭保护到引领参观的开放式保护,从专一的文物保护工程到推动城市发展、改善民生的文化工程”——单霁翔指出,我国大遗址保护经历了这五大变化,在加强考古和保护工作的基础上,遗址的展示与利用将是今后面临的重要课题。 
【岭南文博网】

[关闭窗口]

上一篇:南广州200汉代古墓 若“天外来客”身世成谜
下一篇:企业营销新时代:公共文化重建是最大机会——写在《岭南大讲坛•文化论坛》开讲前夕
 
【郑重声明】岭南文博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所刊登的图片不得随意转载和加水印。转载需经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同意并注明出处。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 梅县惊现宋代古瓷窑遗址
  • “南海Ⅰ号”缘何八百年不朽?
  • 广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香云纱设立
  • 秦始皇陵挖还是不挖?“下一代人都没理
  • 西华寺迁建昨竣工验收 广佛文物保护试
  • 道县玉蟾岩遗址陶器被测定为迄今最早的
  • 不妨将建假文物的巨资用于保护真古董
  • 田地里就能捡到石斧陶罐 即墨沿海成古
  • 探访中国最早的城市:陕西杨官寨遗址
  • 丹江口市浪河镇发现均陶文化遗址
  • 论坛预告
    网站介绍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岭南文博网 版权所有 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  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774号广东外贸大厦10楼
    电话:020-66315118 66315111  邮编:510080
    信箱:cs@lnwenbo.org.cn  粤ICP备08123479号